臧天朔为电影主题曲 感叹难遇真兄弟
时间: 2019-06-15 13:12
歌手臧天朔12月3日在京为老友孙铁执导的新片《近距离击杀》主题曲,记者前往其位于北五环外的工作室近距离探班。因还在假释期,臧天朔不能接受采访。据片方十月天传媒透露,这

  歌手臧天朔12月3日在京为老友孙铁执导的新片《近距离击杀》主题曲,记者前往其位于北五环外的工作室近距离探班。因还在假释期,臧天朔不能接受采访。据片方十月天传媒透露,这首歌由臧天朔作曲,歌词是他邀狱中教官共同创作。在录歌过程中,臧天朔片方将歌名《兄弟》改为《我的兄弟》。他觉得兄弟可遇不可求,“我会一直珍惜曾经有过的那些朋友”。“朋友呀,朋友,你可曾记得我”今年2月有乐评人曾在微博上借用臧天朔的成名曲《朋友》中的歌词来询问网友是否还记得臧天朔。这位因涉黑而有四年多未露面的知名歌手,在当月获得假释,走出。在12月3日的探班中,记者透过片方和臧天朔身边朋友独家获悉了臧天朔假释期间的很多生活细节和他创作电影主题曲的幕后故事。

  电影《近距离击杀》的导演孙铁是臧天朔多年的好友,曾为其拍摄过《朋友》MV。臧天朔还在服刑期间时,孙铁就在时向他发出创作电影主题曲的邀约,而臧天朔也在获得假释后,欣然接受了邀请。他在看过粗剪片段后,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创作和编曲。这首歌也是臧天朔四年多以来,在录音棚录下的第一首歌。

  这首名为《兄弟》的歌曲,时长7分钟,臧天朔从构思到最终完成差不多花了半年的时间,不仅在前奏中奉献了一段木吉他独奏,还在歌曲中段加入大海、童声、竹笛等背景声。在排练时,他跟片方的人沟通,“前奏铺垫比较多,是希望能把听者带入一种氛围。里面有海水的声音,那是运动的,象征生命;间奏里的竹笛声,是民族的,中国人的乡音,会一下子把听者拉近,副歌中还有童声,纯真的天籁之声寓意对和平的渴望。”

  值得一提的是,歌中“如今不知道你在哪,你在哪条上在走,如今不知你有没有,新的忧愁新的朋友”、“让那风雪把你吹向,让把泪化作酒,都是妈妈身上的肉,面对生命能有何求”等词均是出自一位之手——正是臧天朔向其发出的共同创作的邀请。

  据悉,这位是臧天朔服刑教育科的,以前是位美术老师,比臧天朔还大两岁。狱中分在文艺班的臧天朔与这位有很多接触,知道他平时也爱写点东西就向他邀歌词。这位写得非常快,第二天就把歌词写出来了,然后再由臧天朔做一些删减加工的工作。这是臧天朔第一次邀请别人写歌词,他很喜欢这种合作模式,也打算以后如果再遇到一些歌词上的文字难题,尤其是影视作品的歌词,还要向这位老大哥请教。

  当天,臧天朔虽然有点感冒,声音沙哑,但他还是相当认真的与乐队多次排练,还就主题曲的名字与电影制片人展开讨论,因认为名为“兄弟”的歌曲过多,臧天朔片方改为“我的兄弟”或“你是兄弟”。

  其实,为电影《近距离击杀》创作主题曲并不是臧天朔第一次“触电”,早年,他曾为《有话好好说》《天生胆小》等多部影视作品创作音乐,甚至还在电影《杂种》中出演过一个角色。但这次的创作,臧天朔显得相当谨慎和低调,对于作品,他不敢自夸,只希望不要给朋友的电影添堵。

  2013年8月,臧天朔携乐队登上青岛世界城市音乐节的舞台,作为获得假释后的首秀,他压轴出场时曾向观众深深鞠躬,那次,他一口气演了一个多小时。9月,臧天朔还在举办了个人演唱会,李谷一、梁天、吕方、山、尹相杰、汪正正等众多臧天朔圈中好友捧场支持。

  这两次登台,臧天朔80岁高龄的父亲都专程从赶到现场,那次,还是自驾前往。据臧天朔身边的朋友说,“老人家腿不太好,要拄拐棍,其实臧天朔不大愿意让父亲去,怕老人家累着,但他父亲反问‘我还能看几次?’把臧天朔了。”

  演唱会上,臧天朔有一半时间都在唱新歌。那些新歌都是臧天朔在假释后短短半年多时间创作的、还没来得及在棚里录的作品。对于创作,身边的朋友都说,臧天朔现在处于灵感迸发的阶段,刹不住。“可能想说的要说的太多了。”上世纪十年代,臧天朔曾与崔健合作,担任乐队键盘手。作为资深摇滚老炮,如今的臧天朔已经没了摇滚歌手标签式的“”。对于他来说,做音乐就像厨师做菜,原料是一样的,看到的听到的东西是一样的,但因为经历不同,表达的方式也就不同。身边的朋友说,“老臧现在更愿意去山清水秀的地方降降噪、败败火。”

  因乐队的一名乐手刚刚从国外回来,趁着大伙儿都在,这些日子,臧天朔都待在工作室的录音棚里和乐手们抓紧时间排练新歌,而在录音棚外间的墙壁上,挂的是他女儿小时候画的油画,录歌间隙,他会指着画跟身边的人聊天,“我希望我的生活能回归正常,就像看这画一样,一目了然,没有任何藏着掖着。”

  对于近两年火爆的音乐选秀节目,臧天朔也关注。作为乐坛前辈,对于会不会当导师,他曾自认为没能力去评判任何一个人,也不敢因岁数大就妄称前辈。从08年被到2013年获假释,几年远离乐坛的臧天朔也会有些许“脱节”,他在排练中,会突然问身边人,现在还有人出专辑吗?在得到“不太多,都线上发表”的答案后,他也会“无奈”的表示:“那咱也随行就市吧。”

  对于未来,臧天朔有很多设想和计划,除了按部就班的录歌、开演唱会,他还想拉着好友梁天做些事。据《近距离击杀》的制片人业透露,这些事都跟扶持年轻音乐人有关。“他看上了郊区的风景,已经跟当地签了合同,想做生态旅游、绿色旅游,更多亲近自然。到夏天的时候,还能做音乐节,请大家来听听音乐、爬爬山、吃吃农家菜,一百元吃个肚歪。此外,他还想以工作室为根据地,为青年乐手们搭建一个培训中心,请来中外有名的音乐老师授课。”如今,工作室外正在搭建的剧场,后台配有五个休息室,每次可以安排五支乐队一起演出交流。“他就是希望能从行动上、从空间上为年轻人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业表示。

  而除了与音乐相关的设备,录音棚隔壁的屋子里还放着兵乓球桌和跑步机。“以前臧天朔喜欢打网球,现在他也不愿在公共场合多露面,所以就在这里打上几局或跑上半小时。”工作室相关人员透露,“这几年他还喜欢上了写毛笔字,看见什么写什么,上登的字,觉得不错,就会写下来,看唐诗有喜欢的诗句,也写下来。他喜欢柳公权、颜真卿的楷书,说‘像刀刻的一样,方方正正的,还有力度’。”

  老友梁天上个月拜快板名家梁厚民为师时,臧天朔也前去捧场。他是曲艺迷,上世纪九十年代,为姜文电影《有话好好说》做音乐时,曾非常为该片创作了一段琴书的曲艺名家关学曾老先生。2006年老先生作古后,臧天朔非常懊悔自己没能找机会把老艺人的看家手艺录下来。因此当前些日子,臧天朔有幸碰到滑稽大鼓名家莫歧时,他就琢磨着尽快把老人家请到自己的工作室来,出钱出力为他录作品,“他是担心万一哪天老先生驾鹤了,这东西就失传了。”臧天朔工作室的工作人员说。

  当天电影《近距离击杀》主题曲时,乐队的鼓手、贝斯、萨克斯、吉他等乐手都是以前与臧天朔一直合作的人。兄弟间几十年不变的情谊,让臧天朔很知足。“兄弟、朋友这种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不太像以前那样特别强烈要求必须有朋友,现在身边这些或者说曾经有过的朋友,我都特别珍惜。”

Copyright © 澳门新葡亰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全国服务电话:666888666   传真:123321888
sitemap   网站地图

Baidu
sogou